除了霞多丽(Chardonnay),什么都有:霞多丽葡萄的盛衰

2018-08-31 10:15:29 酒易提   114

霞多丽,勃艮第(Burgundy)贵族之子——这是多么漫长而奇怪的旅程啊。这是一种真正统治世界的葡萄,它已经遍布全球,在所有的葡萄酒生产国都有种植。


霞多丽葡萄的产区比其他品种都多;他们是一些最好的旧世界葡萄酒产区的基石,他们把新世界国家带到了新的高度。更重要的是,霞多丽比其他任何葡萄都受到诋毁和崇拜——它经历了波峰波谷,与世界上任何葡萄都不同,它的时尚和口味变化无常。

为什么?因为在这里我们有一个真正多功能的水果,能够很好的表达,能够适应多种风格。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备受争议却又备受喜爱的葡萄的历史,并揭开它的高潮期和低潮期的秘密。


霞多丽的起源

霞多丽(Chardonnay)是一种绿皮葡萄,得名于勃艮第最南端的Maconnais一个名为霞多丽(Chardonnay)的公社。时至今日, Mâcon及其周边地区仍以种植霞多丽葡萄为主,在这里,你仍能发现这种葡萄最令人惊叹的用途。


霞多丽葡萄

是一种高贵的葡萄,它的起源非常古老,可以追溯到近一千年前。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揭开了这种藤蔓的神秘历史,直到基因测试出现,揭开了许多关于酿酒学的秘密。

这种葡萄品种是杂交品种;一半是黑皮诺,一半是白高维斯(Gouais Blanc)——一种据信起源于克罗地亚的水果,大约两千年前由那些伟大的葡萄栽培先驱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后来濒临灭绝。


霞多丽葡萄的诞生

在中世纪,黑皮诺被认为是一种好葡萄,但很棘手。黑皮诺难以生长,充满了多汁的柔滑,是地主和贵族的高脚杯里的常客。

另一方面,白高维斯(Gouais Blanc)是农民们的选择,因为它的产量高,口感硬,口味简单,即使是最简单的口味也不会受到挑战。在这条线上的某个地方——不管是有意的还是纯属偶然的——这两种葡萄互相授粉,霞多丽葡萄就这样诞生了。

有趣的是,这两种“母体葡萄”在过去的几年里孕育了更多的葡萄品种,包括莎西(Sacy),阿里高特( Aligote), 勃艮第香瓜(Melon de Bourgogne),罗莫朗坦(Romorantin),以及更著名、更著名的博若莱(Beaujolais)产区的佳美(Gamay)葡萄。


Cistercian Monks是如何将霞多丽带到了现代

现在,霞多丽是一个很好的种植者,很快就取悦了当时的农民。它具有白高维斯(Gouais Blanc)的耐久性和黑皮诺葡萄酒的精妙之处,这意味着它几乎立刻受到了想要酿造出好酒的酒商的欢迎,而且数量还很多。

人们普遍认为,葡萄的第一个冠军是Cistercian monks,他们在14世纪建立了第一个霞多丽葡萄园,唯一的重点是开发这种特殊的葡萄品种。事实上,正是这些修道士们第一次意识到种植同一种葡萄的不同葡萄园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这是由于小气候和土壤类型的不同——似乎是风土的概念和他们种植的霞多丽葡萄一起产生的。

霞多丽继续在勃艮第种植和酿制葡萄酒,可能经历了几次时间流失的转变。几乎所有的葡萄酒都是在葡萄酒记录开始之前酿造的。

然而,我们确实知道,正是在勃艮第(Burgundy),在这里,人们第一次将霞多丽(Chardonnay)与其亲本葡萄黑皮诺(Pinot Noir)混合,以生产香槟。这一重大事件帮助霞多丽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葡萄品种之一,并从此激发了起泡葡萄酒的灵感。


现代的霞多丽

在接近现代的时候,根瘤蚜病毒几乎完全消灭了白高维斯(Gouais Blanc)。霞多丽幸存了下来,并被带到海外,成为新世界葡萄品种的领军者之一。移民们怀着在澳大利亚和美洲建立酒庄的想法,将它带到了海外。


霞多丽葡萄酒

20世纪是一个动荡的年代——禁酒运动、禁酒令和战争都阻碍了葡萄酒行业的发展,直到20世纪60年代,北美的葡萄酒行业才真正开始腾飞,甚至最近才开始在澳洲本土兴起。不过,无论如何,霞多丽无疑处于这一葡萄酒新时代的前沿。


堕落与放纵的时代

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过度消费的时代,从悉尼到波士顿,从伦敦到莫斯科,葡萄酒饮用在时尚界前所未有。

在这10年里,随着大型跨国葡萄酒集团开始昂首阔步,向超市供应价格实惠的葡萄酒,霞多丽葡萄酒的生产成为了一项真正意义上的大生意。


“大生意”霞多丽的反弹

大生意意味着更大的利润空间,意味着更少的关心和关注……而80年代的霞多丽酒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精致了。由于装在瓶子里的糖分过多,霞多丽几乎变成了一款甜甜的葡萄酒。

这是有原因的;人们喜欢甜甜的、成熟的、简单的东西,而霞多丽正引领着一场旨在让大量人口饮用葡萄酒的牟取暴利的革命。在我看来,霞多丽是为那些不喜欢葡萄酒的人准备的酒。

就像任何一件流行起来的东西一样,它也受到了突然而强烈的反对。人们开始把霞多丽和低等、无知的葡萄酒联系在一起,这种狂热甚至以自己的首字母缩写结束:“ABC-除了霞多丽什么都有(Anything But Chardonnay)”。

尽管反对霞多丽酒的运动是邪恶的,但这种葡萄仍然很受欢迎,并拥有忠实的粉丝基础,但当它成为更严重的葡萄酒饮用者时,它的危害就大了。霞多丽是世界上最好的酒。


酒庄如何适应“除了霞多丽之外的一切”

没过多久,ABC(anything But Chardonnay)的意识形态就传到了酿酒厂自己的耳朵里,他们一定对自己的葡萄酒开始受到负面报道感到悲哀。他们的反应是开始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来呈现这种葡萄,以及用不同的方式来证明他们对其果实的信任。毕竟,这是一种很好的、古老的贵族葡萄——它应该得到更好的名声,它的特性应该在瓶子里恰当地表达出来。

因此,在过去15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开始看到一股新的霞多丽(Chardonnay)浪潮涌上货架——少了一点橡木味,多了几分优雅、新鲜和酸度,让这种水果的最佳特性得以展现。过去的黄油状的葡萄酒现在已经很少能找到了,因为现在的时尚是干燥、矿物质和尖锐、钢铁般的特性,与食物完美地搭配在一起。


生长的区域和霞多丽的多功能性

霞多丽葡萄是第一个真正国际化的葡萄品种,它的灵活性和多功能性只有在它被移到不同的气候时才真正显现出来。在温和的气候条件下,倾向于出现许多热带水果的特性,但太多的热量和葡萄成熟太快,从而失去了平衡。

葡萄酒商在使用霞多丽时必须非常小心,因为这是一种容易成熟的品种,在收获时需要精确的时间。仅仅过了几天,葡萄就会生产出松松垮垮、毫无生气的葡萄酒,没有酸度,也没有味道。

当你想到霞多丽的产地时,这颗葡萄在寒冷的气候中达到了顶峰,这就不足为奇了。勃艮第是法国一个细雨连绵、寒冷的角落,这里的气候与它的家乡有着相似的条件,而霞多丽则是那里的佼佼者。

作为一种高度表达性的葡萄,土壤类型在定义葡萄酒的特性方面也起着关键的作用。石灰岩和白垩土为霞多丽带来了一种美丽的矿物质,还有一种柑橘的锋利,这正是当时的味道。

目前,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产区都取得了出人意料的佳绩——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出产了一些非常不错的霞多丽,英格兰东海岸也是如此。


霞多丽:网关葡萄?

总之,霞多丽是葡萄酒商想要的。这是一种非常柔韧、优雅、酸度高的葡萄,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影响着葡萄酒界,为香槟带来了精妙的口感,也为你今天看到的许多白色混合酒带来了平衡。而且,在21世纪,单品种葡萄酒继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通往世界的葡萄酒之门,对酿酒者和酒徒都是如此。

从世界上最好的白葡萄酒之一的Montrachet到每年新年前夜从布里斯班(Brisbane)到布里斯托尔(Bristol)的超市便宜酒,这种酒都很不错。它可以是全干的或很甜,它可以是橡木陈酿的或非橡木陈酿的,它可以是黄油的和松弛的,或长而优雅的。

受欢迎的、两极分化的、受人崇拜的和受人鄙视的——霞多丽当然是最重要的东西;它是多才多艺的,从不无法引起别人的意见。



酒易提-o2o短途营销先行者

武汉市东湖开发区关山大道保利国际公寓B栋1218

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271号五环广场2栋1单元16层11号

邮箱:546963097@qq.com

电话:027-87731470 13554110890

周一至周五:9:00-18:00